<source id="2ukue"></source>
  • <sup id="2ukue"></sup>
  • <object id="2ukue"></object>
  • <strong id="2ukue"><button id="2ukue"></button></strong>
  • <bdo id="2ukue"><xmp id="2ukue">
    公司新聞 行業新聞 知識問答

    開VR體驗館真的不掙錢?背后的真相你知多少?

    發布時間:2020-02-22作者:超級樂閱讀量:

      VR這個行業從2016年開始興起,很多人想抓住機遇發一筆財,因此會有很多人想要開體驗館或者小型的個體店。有人賺了有人虧了,因為網上很多人流傳說開VR體驗店不掙錢。那么VR體驗店的背后到底你又了解多少呢?我們來看一下。

      你也許注意到了,這樣的vr虛擬現實體驗店不斷出現在商場、影院、廣場……在北京,大眾點評收錄的和“VR”相關的店鋪就有 45 家,他們大多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營業。為何體驗店會成為VR目前火爆的方向?  廣州VR游樂設備好集樂創始人漆總稱,因為類似于VIVE這類高端VR設備,售價太貴、對電腦的配置要求很高,完整配套下來,至少需要花費一萬五千元以上,同時,VR體驗又要求一定的物理空間,而且很多普通民眾對VR還不了解,種種原因導致了VR在體驗店體驗更好。

      “將VR體驗做成一門生意,并非只有硬件達標就可以實現”,漆總表示。他算了一筆帳:以廣州萬達廣場體驗店為例,目前的營業額為每月15萬,客流量約為每月3000人次,包含房租、人員開支等運營成本約占營業額的50%,如果精打細算,VR體驗店還是一個非常掙錢的方向。

      然而,并非所有的體驗店都這么幸運。此前有媒體報道稱,有創業者對VR體驗店的預期過高,因人流量不足,在半年之內虧光了130萬。其實,除了選址、定價等等關于線下店鋪的因素,漆總認為,另一個很重要的部分是內容。“選址、定價等因素很重要,但硬件、內容相結合才是穩妥走下去的根本”,“因為市場還處于教育階段,提供不夠優質的內容會讓體驗者失去對VR的信心”,漆總說。

      這就意味著,支撐體驗店運行的,不僅是要提供體驗度好的硬件設備,內容上必須保持更新。“我們正在爭取讓優秀的VR游戲在線下體驗店發布一段以后再登陸線上平臺,就跟電影發行一樣”,漆總稱,同時會將密室逃脫的經驗用在體驗店運營和游戲開發上,并引入到體驗店中來。“將VR體驗做成一門生意,是很復雜的事情,VR行業本身還需要繼續發展,需要更多的優質內容支撐,等消費者被教育好了,這個行業就會迎來春天“。

      我們來到其中一家合作加盟的體驗店,它開在廣州萬達廣場人流量大的商場街,占地 120 平方米,位置是地下二層,正對地鐵出口。

      我們和這家開業已經半年時間的體驗店負責人聊了聊,他們的經歷也許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回答一些問題:為什么這么多人做這東西?這生意到底掙錢嗎?花費幾十塊,能買到的還是初級VR 體驗。它的店里擺放著近 10 臺設備,不同的游戲配有不同的座椅,比如賽車,它就像你在電玩城看到的那樣,只不過屏幕被虛擬現實頭盔代替。

      VR 體驗店的總經理李經歷告訴記者,他們的頭盔基本上是從大朋這家位于深圳的硬件廠商采購。而座椅則需要另尋廠家定制出解決方案,讓它們和不同的游戲內容相匹配。

      目前來看,大朋的體驗并不好。盡管它不是那種塞個手機進去的塑料盒子,也需要連接電腦,但受制于屏幕的質量和處理器性能,我們玩到的游戲并不流暢,令人頭暈,并且畫面的顆粒感非常嚴重。

      這和 HTC Vive 和 Oculus 的使用體驗截然不同,相比之下,這些頭盔和手機盒子的粗糙效果沒什么差別。

      總的來說,這里的東西可能更吸引對虛擬現實完全沒有概念的人,比如小朋友。

      在這個問題上,體驗店的經營者有著單純的出發點:節省成本。

      “HTC 的價格太貴,是大鵬的三倍,”李經理說,Vive 的效果的確是好,但目前大部分體驗店都用的是幾家國產廠商的設備,就是因為便宜。“加上 HTC 對電腦的要求特別高,一整套下來要 3 萬,但是要配大鵬的可能只要 7000 多塊。”

      拋開很難買到這個因素,如果購置 Vive、Oculus 設備和游戲,用抬高票價來收回成本呢?李經理認為這也并不可行,考慮到大眾的接受度、門店周邊的物價,高價并不一定能帶來更多的顧客。

      “即便給了你好的設備,你不琢磨后面的事,怎么推廣、怎么營銷,還是沒用。”用來掙錢的不是只有門票。這家體驗店的單次體驗價格在 30 - 60 元,共有 100 多種游戲。這個價格在廣州的常營地區,大約等于一張電影票。

      但VR 體驗店吸引來的消費卻遠不及電影院。按照李經理給出的數據,店面一天接待 30-40 人左右。

      我們在某個周末的下午 6 點左右來到體驗店,在大約 30 分鐘的觀察里,相繼有 30 多個路人被擺在門口的一堆虛擬現實眼鏡吸引而來,但并沒有一位掏錢購買門票。

      門票沒能讓這家店填補前期投入的 100-150 萬元人民幣,李經理說至今“賠的不多”。

      120 平米的店面,房租占到了月支出的三分之一,剩下的成本中,占比高的來自設備。“游戲機成本的話大概在四五萬塊(一臺)。貴的設備是飛行模擬器,可以 720 度旋轉,成本在十五六萬。”這些設備需要定期更新和維護,這又是一筆開銷。

      也就是說,如果沒有穩定增長的客流,門票收入似乎很難支撐一家門店的運營。

      所以這家店想到了其他的盈利方式,比如做媒體。

      在李經理的設定里,“線下體驗店不會以營利為目標……為什么北青會做這個事?因為這是整個 VR 營銷的一種渠道。”

      所以在收門票之外,這家體驗店做了一個“媒體平臺”,和《法制晚報》合作,成立了一個“VR 新聞實驗室”;店面可以租賃出去當做營銷場地,同時虛擬現實用來制造噱頭;或者作“技術展示”,讓諸如虛擬現實看房等公司來這里做推廣。

      總之這些設想都和媒體、傳播、做廣告有些關系,“我們做的是有點像營銷公司和廣告公司,或者說是公關公司。”

      不過問題在于,這部分業務能不能讓線下店獲得盈利,依然是個未知數。

      體驗店的角色很重要,但現在它的顧慮還有很多。盡管生意不好做,一個事實是,虛擬現實線下店的的作用越來越重要了,至少在做頭盔的科技公司口中是這樣。

      HTC Vive 去年就宣布了一項和順網科技的合作,Vive 的算盤是讓自己的頭盔進入他們遍布各地的網吧,以售賣門票的方式獲得收入。上個月,HTC 又將目標具體到“一萬個”,這其中包括蘇寧和國美的門店。HTC 說這些體驗站點將出現在“幾乎所有的公共場所”。

      HTC 的目的很明確,讓更多的人知道虛擬現實、特別是 HTC Vive 都是什么,這是銷售硬件的基礎。而線下體驗店的目標截然不同:讓更多的人走進店里花錢體驗。實現這個目標,經營者有很多顧慮。

      比如覆蓋人群的范圍。他們初的打算是在廣州開10 家門店,這半年的經營狀況讓他們決定用“流動”站點來替代,因為一個門店的覆蓋范圍非常有限。“不能老在一個地方待著,”李經理說,想要在同一個店面快速提升營業額,就需要一大筆推廣費用,而且效果不一定好。“但是我們在廟會,一天的收入大概相當于店里一個月收入的 2/3。”

      線下店還要考慮怎么讓人們產生二次消費。“現在的 VR 體驗店,有一家能值得你一直去嗎?”李經理說,目前來看體驗店引來的大多是僅僅出于好奇心的一次性消費,不會像游戲廳一樣吸引人反復進去。

      但有趣的是,線下店正是靠著這種一次性消費而存活。“VR 體驗店是在廣大人民群眾中普及虛擬現實知識的初級教練。”李經理認為,現在的虛擬現實普及率低,極客之外的人群不會追求高級的體驗。這也是為什么線下店并不十分迫切地引入更貴、體驗更好的虛擬現實設備。這是個沒有必要、有消耗成本的事情。

      而等到大部分人知道了虛擬現實是什么也有過體驗,回頭客產生,才是要談“體驗升級”的時候。趙曦輝的設想是,這個階段要購置更好的設備、同時增加一些有對抗和排名游戲,讓人產生再來一次的沖動。

      李經理覺得這半年來行業的變化特別快,起碼大城市里很多人知道虛擬現實了,“但這個變化足不足以支撐起一個特別厲害的行業,這事我不好說,我沒看清楚。”目前很少有人真正體驗過虛擬現實設備,包括科技業內的人。比如年初的西班牙全球移動世界大會上,參會的通信公司、軟件公司人員也在三星的 Gear VR 展區也排起了長隊。

      線下體驗店大概會是虛擬現實設備走向用戶的一步。哪一天虛擬現實像計算機一樣成為日常用品,線下店就會是只面向一小部分人的場所。就像現在的網吧,這不是大多數人使用計算機的地方。

      其實每一家實體店或者體驗店都需要用心經營,多學習如何能開好一個體驗店以及它的開展方案。想要了解更多關于開體驗店的方案嗎?歡迎咨詢鄭州航天游樂設備制造有限公司官網,我們給您真摯的服務!

      推薦閱讀:盤點那些你不知道的vr設備  AR與VR技術到底有多大潛力

    COPYRIGHT BY超級樂VR | 鄭州航天游樂設備制造有限公司 ALLRIGHT RESERVED

    網站備案/許可證號:豫ICP備12002009號
    永久免费的av在线电影网,亚洲人成电影网站免AV费,日本AV高清电影在线观看